俞寒

《我在桂林读大学》

“ 这篇东西其实是去年十月份所写,完全是有感而发,但是现在看来我的很多想法都已经变了。许多事情也都已经变了。有点点感慨吧。”



          十月二十九日,我在桂林。

         桂林确实以桂花而名,这个季节,桂花开得到处都是,一出室外,就能闻到桂花的香味。

         理工大门口的桂花树三四米那么高,金桂花成串成串地挂在树枝上,香甜至极。桂花的香味是我最喜欢的,觉得浓郁而不腻,甜美如同点心。于是想要摘一些夹进书里,再摘一些送给朋友。

         前些天班委会聚餐,路过理工大门口的时候买了盒很好看的明信片。想着要寄给谁,到底也没舍得开封。于是好好地收藏着。在理工大的超市里看到《小王子》《爱丽丝梦游仙境》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记》插画封面的写字本。很喜欢。但没钱买。收集明信片和漂亮本子是我特殊的爱好吧。

        最近在拼命地画一些漫画插画,想赚点稿费。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 想买一些衣服。帅气的、出格的。替换掉以前的单调。想买很多东西,想经济上脱离父母,于是需要很多的钱。更努力地赚钱。

       最近有看一些书籍。找到安妮宝贝的《彼岸花》。但关于爱情的书籍我还是难以看下去。目前为止,我的人生对爱情毫无感受。

       郭敬明的《左手青春,右手年华》已经是第四次看了,上一次还是两年前的事情。这本关于青春的书给我的印象深刻,每一次看的感受都不一样,但它总能让我感受到触动心灵的无奈忧伤。大概是对于我的青春的感慨。我已经成年了。总是觉得有点恍惚,成长仿佛是一瞬间的事情,不敢相信,自己就这么站在了成年人的位置上。年轻时的事情,在记忆中是那么美好,又遥远得恍若隔世。

        已经很久没有写过诗了。虽然写得不好,但也只不过是为了陶冶情操的寥以解乐。舍友铃说,现在写诗的人大概会他人被耻笑。什么时候,年代变成这样,毫不接受文雅的情操了呢?甚至进行诋毁。其实做个文艺青年也没有什么不好。那是贬义词吗?庸俗愚蠢的人总是更多,于是少数服从多数。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前几天找到许多心理学方面专业的书籍,大概可以慢慢地看一些。日语的学习,也渐渐提上了日程。学唱一些缓和的、轻扬的日语歌。最近找的到一首《煙》,非常喜欢,于是循环播放了很多遍。

        时常想到以后的生活。想要一所不是很大的房子,简洁的家具。要一柜子的书,一台很好很的台式电脑。想养一只猫,一些多肉植物。接一些平面设计的单子,画插画和写作赚钱。有时候出去旅行。一个人也过得很好。如果话梅住我隔壁,那估计会更好。

        说起来,我想话梅了。我们总是有很多的共同语言。我们非常喜欢去童话镇画画,会很有感觉。我在读大一,他在读高三。我们要等到寒假才能见面。到时候我一定要跟他去童话镇。

         大一的生活让我说不出什么。没有很多课,可我在努力地学习。觉得周围庸俗的人群很多,成日想着谈恋爱,路上开着电车说“妹子,别去上课了,和我去玩吧”。这大概和我考上的是所三流二本有关系吧。环境决定大部分人群。这件事情让我颓丧了很久。而我现在决定绝不要被环境所同化。周围人怎样都好。不合群也好,孤单也好。我绝不要变成那个样子。

        不过是顺着自己的意愿而行。相信总会变得更好。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 

评论

热度(6)

  1. 天地大美不言俞寒 转载了此文字